Ocula MagazineContentsView All
Featured ContentView All
Pierre Huyghe: The Artist as Director Ocula Conversation Pierre Huyghe: The Artist as Director

Pierre Huyghe is a producer of spectacular and memorable enigmas, with works that function more like mirages than as objects. Abyssal Plain (2015–ongoing), his contribution to the 2015 Istanbul Biennial, curated by Carolyn Christov-Bakargiev, was installed on the seabed of the Marmara Sea, some 20 metres below the surface of the water and close to...

Fade out copy.
Read More
MoMA Expansion: Once the Modern, Always the Modern Ocula Report MoMA Expansion: Once the Modern, Always the Modern 29 Nov 2019 : Mohammad Salemy for Ocula

In the early decades of its existence, New York's Museum of Modern Art (MoMA), founded in 1929, transformed from a philanthropic project modestly housed in a few rooms of the Heckscher Building on the corner of Fifth Avenue and 57th Street, to an alleged operating node in the United States' cultural struggle during the cold war, and one of the...

Fade out copy.
Read More
Hans Hartung and Art Informel: Exhibition Walkthrough Ocula Insight | Video
Sponsored Content | Mazzoleni Gallery
Hans Hartung and Art Informel: Exhibition Walkthrough 15 October 2019

Hans Hartung and Art Informel at Mazzoleni London (1 October 2019-18 January 2020) presents key works by the French-German painter while highlighting his connection with artists active in Paris during the 50s and 60s. In this video, writer and historian Alan Montgomery discusses Hartung's practice and its legacy.Born in Leipzig in 1904, Hans...

Fade out copy.
Read More
Ocula Conversation

Ocula对谈 | 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

Elliat Albrecht 香港 2016年9月9日
图片:Anish Kapoor,由Keith Park拍摄,图片请注明由首尔Kukje Gallery提供

由Anish Kapoor创作的大型艺术作品于全球备受赞誉,他的雕塑以对戏剧性、形状及曲线的高度互涉而见称,并于世界各地公共区域、博物馆及公共艺术机构展出。艺术家1954年生于孟买,擅长于透过运用弯曲的金属、大理石、蜡及不锈钢,出神入化地表现作品,将崇高赋予具体的形态。其作品深入探索事物的二元性,如虚无与存在、天堂与人间、可见与不可视之物。Kapoor着重呈现艺术的奇观,尽管批评家认为这种手法已不合时宜,他仍然坚持发掘,并致力于创作恢宏的艺术作品。在作品《天空镜》(Sky Mirror)中,他将反光钢制的庞大凹形「碟子」悬挂半空,将地上的景物反射到云层;在印度Kochi-Muziris双年展(2014-2015年)中,其作品《降落》(Descension,2014年)展示了一个永不息止的漩涡。Kapoor的创作无可置疑地希望让大众来亲身体验。

除了作品的庞然体积之外,Kapoor的艺术创作更着重于对身体的探讨。他长久以来皆表现出对人类心灵的浓厚兴趣,其雕塑作品中呈现的细孔、隙缝、洞穴及通道无可否认皆体现了精神上的涵意。去年,艺术家将其装置在凡尔赛宫的漏斗型艺术作品《肮脏的角落》(Dirty Corner,2015年)随意地私下诠释为「女王的阴道」,掀起一阵公众舆论。Jackie Wullschlager当时在《金融时报》撰文表示,该作品是「对勒诺特尔所建造的一成不变的阳刚以及人工草坪和树篱的温顺与和谐,完成的一次情色、女性化的瓦解」。近日,Kapoor在一场在首尔举办的媒体发布会中尝试平息争议,指出他的纪念碑与雕塑作品大多为男性生殖器的具象,然而事与愿违。

Anish Kapoor于印度长大,曾在以色列逗留一段时间,随后于1972年赴往英国,先后于Hornsey艺术学院及切尔西艺术学校(现称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研修雕塑。他于1990年第四十四届威尼斯双年展中代表英国参展,并荣获Duemila奖,及后于翌年获得梦寐以求的透纳奖。艺术家最为人熟悉的作品包括2002到2003年在英国泰特现代艺术馆涡轮大厅(Turbine Hall)展出的艺术装置《马西亚斯》(Marsyas, 2002年);在凡尔赛宫花园呈献的作品展(2015年),以及由一系列无缝接高抛光反光不锈钢片组成、重110吨的雕塑作品《云门》(Cloud Gate,2004年),于芝加哥千禧公园展出。Kapoor所获的殊荣不胜枚举:六年前他成为首位于皇家艺术学院举行个展的在世艺术家;2013年,他因在视觉艺术领域作出贡献而受勋;今年稍早时间,他获颁列侬-小野和平奖(LennonOno Grant For Peace)。最近,Kapoor再因另一事件而备受热议──他宣布自己特别获准采用纳米碳管黑体(Vantablack)为创作材料。奈米碳管是目前世上已知最黑的物质,原先用于发展航空科技及军事防御,因此Kapoor对物料的独家所有权引起了艺术界的强烈不满。Kapoor会如何推动Vantablack在艺术创造上的潜力,令人拭目以待。

Kapoor最新的作品正于个展《集云》(Gathering Clouds,2016年8月31日至10月30日)中展出,由首尔Kukje Gallery呈献。展览的名字来自与艺术家一系列凹面球型的「虚无」作品,这些作品在各大艺术展中广为人识,填满了艺廊的一个展览空间。艺术家在作品上浅涂一层深灰色,形成平滑而弯曲的浮动幻觉。另一系列的展出作品为Kapoor的《非物体》(Non Object)──依据艺术家而言,这些作品是建基于一个「简单而愚蠢的想法」。巨型镜面金字塔按轴线九十度「扭曲」,形成弯曲而神秘的形状,镜面所映照出的艺廊空间及周边事物仿如在持续移动。作品的一系列微型版本将于展览中呈献。在展览于首尔开幕后的午聚时段,Ocula与Kapoor展开漫谈。

当我首次在展览观赏到《非物体》中的反光作品时,那种体验类同于置身表演剧场或是舞蹈中:在不同的物品周围时而反覆地回旋,与之交流与探索。在艺术品不同曲面的反射下,人的映像仿如四处跳跃,充满电影感。这一点十分有趣,尤其你刚为英国国家歌剧院作品《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Tristan and Isolde)设计了布景,你可以谈谈是次作品中的戏剧体现吗?

我对戏剧表现颇感兴趣。在我成长时期的艺术界,就说在70年代吧,戏剧化会给人一种骇人的印象。现在的创作已不再追求戏剧表现了,雕塑作品追求的是逼真!我并不肯定这是正确的,作品内在蕴含表现的力量,当你尝试进入它的空间时,作品将开啓它自身。我认为这点至关重要,因为这是参观者与物件之间的对话。你被要求走进它的内在空间,雕塑及身体亦将予以回应(做出代表亲密的动作)。

图片:展览现场,Anish Kapoor,《Gathering Clouds》,2016年。展览现场。由Keith Park拍摄,图片请注明由首尔Kukje Gallery提供

当我站于凹面球型的「虚无」作品前──我曾多次见过类似的作品,然而从未有过如此的体验──我和作品直接对话,感觉仿如某人调升了收音机的音量,我的声音突然被放大,十分奇妙。我在想,这种充满诗意的惊喜时刻,是否正是你在创作中所追求的感受呢?

我已钻研凹形作品许多年。凹面及凹形空间的其中一项特质,是它必然有一个聚焦点。它聚焦光,也聚焦声音。

讲到虚无,纳米碳管黑体被描述为「比黑洞更黑」,它将所有物质吸入一个聚焦空间,从而吸收光线。当你沿用这种物料创作时,是不是也联想起这个相关联的宇宙现象?

我对宇宙犹感兴趣。

我也是。

(笑声)我今天在某处读到一篇文章,指所有宗教场所的中心均蕴藏了一颗陨石。例如当中最著名的显然是麦加卡巴圣堂,其正中心放置了一颗陨石;所有宏伟的大教堂,都曾在某段时期拥有一颗陨石,一小块来自天空的物质。澳洲原住民甚至认为天空是由石头组成。因此,如果说我们的精神内在、行为或是任何所指物中蕴有宇宙元素,这是一个普遍的想法。这与我们的内心空间别无二致──恢宏、暗黑、宛如宇宙。

图片:展览现场,Anish Kapoor,《集云》(Gathering Clouds),2016年。展览现场。由Keith Park拍摄,图片请注明由首尔Kukje Gallery提供

你在印度长大,在以色列基布兹渡过了青少年时期,现在则定居英国。三地文化对遗迹、神圣及美的关注都不尽相同。这些地方如何影响了你的审美观?

我最近回到了小时候长大的北印度小镇。我从小就知道它坐落在山谷之中,但从未真正意识到它的范围。喜马拉雅山脉几乎环绕着它;它们是如此恢宏之物,恢宏,我是说那高耸的喜马拉雅山脉。我当时对自己说,你知道吗,实际上,你一直以来所做的一切和这里的关系,就是这么愚蠢和简单。

我曾读过一篇访谈,当中你提及在你成长的时候当地的风景十分秀美──你强调了「在你成长的时候」。

是的,它实际上至今依然秀美。

图片:展览现场,Anish Kapoor,《Gathering Clouds》,2016年。展览现场。由Keith Park拍摄,图片请注明由首尔Kukje Gallery提供

Back to Conversations

WeChat

Scan the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cula's official account.

Scan to follow Ocula on WeChat.
iCal GoogleYahooOutl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