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a MagazineContentsView All
Featured ContentView All
Sunjung Kim’s Real DMZ Project Interrogates the North and South Korea Divide Ocula Conversation Sunjung Kim’s Real DMZ Project Interrogates the North and South Korea Divide

Ongoing since 2012, the Real DMZ Project interrogates the demilitarised zone (DMZ) between North and South Korea through annual, research-based exhibitions that bring together the works of Korean and international artists. Sunjung Kim, the independent curator behind the project, conceived the idea of exploring the DMZ while curating Japanese artist...

Fade out copy.
Read More
Frieze Week Lowdown: London Shows to See Ocula Report Frieze Week Lowdown: London Shows to See 20 Sep 2019 : Tessa Moldan for Ocula

London's galleries and museums are gearing up for a lively October, with Frieze London and Frieze Masters running between 3 and 6 October 2019 at Regent's Park, along with 1-54 Contemporary African Art Fair, taking place across the same dates at Somerset House; and the tenth anniversary of the Sunday Art Fair, showcasing new and emerging artists...

Fade out copy.
Read More
Mark Bradford’s Call for Unity at Shanghai’s Long Museum Ocula Insight | Video Mark Bradford’s Call for Unity at Shanghai’s Long Museum 16 August 2019

Mark Bradford walks through Mark Bradford: Los Angeles Mark Bradford: Los Angeles at the Long Museum West Bund in Shanghai (27 July–13 October 2019) is the artist's largest solo exhibition to date in China. In this video for Ocula, Bradford and Diana Nawi, curator of the show, walk through selected works that convey the artist's concerns with...

Fade out copy.
Read More
Ocula Insight

Ocula对谈|贝浩登上海空间开幕

庄菱植 15 Nov 2018

左:Emmanuel Perrotin,右:Wim Delvoye。图片提供:贝浩登。 摄影 (Emmanuel Perrotin): Karl Lagerfeld.

自21岁时于自家公寓开设画廊起,法国画廊主Emmanuel Perrotin因其对艺术及流行文化的热情而广为人知。人们认为Perrotin对日本艺术家村上隆在全球范围内获得的成功有极大的贡献—Perrotin在1993年为村上隆举办其日本境外的首次展览—这位著名画廊主也在很多年前便支持Damien Hirst及Sophie Calle的创作。在今天,他的画廊代理了包括KAWS,Izumi Kato,JR,Maurizio Cattelan,Park Seo-bo及Hernan Bas在内的超过50名艺术家。贝浩登在世界各地的画廊空间因开幕时众多名流衣香鬓影的盛况、派对而知名,他常与Pharrell及Massive Attack等设计师或音乐人的合作也为人所熟知。

贝浩登持续在国际艺术界扩张版图,在过去的28年内先后开设了18个画廊空间。在纽约及巴黎空间之外,贝浩登画廊在2012年于香港开设了画廊;在2016年在首尔开设了画廊,并在2017年于东京开设了画廊空间。今年秋季,贝浩登来到中国大陆,在上海外滩虎丘路一幢三层建筑的顶层开设了达1200平米大小的画廊空间。这幢建筑原为一间仓库,空间改造工程由建筑师André Fu完成(他也是画廊香港空间的设计师)。画廊上海空间现包括一个夹层以及数个展览空间,整体保留了原建筑1930年代的结构风格。画廊上海空间总监为黄知衡(Uli Zhiheng Huang)及朱瑜(Joye Zhu)。

[温•德尔维,《双尾椎》,2012,抛光青铜,54 x 140 x 107 cm,©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
贝浩登上海空间于2018年9月正式开幕,首个展览展出了比利时艺术家Wim Delvoye的作品(2018年9月20日至10月17日)。Delvoye以其Cloaca装置广为人知:这是一种大型仪器,模拟了将食物变成粪便的消化过程。自1990年代起,Delvoye便开始以在活体猪或猪皮上刺青进行创作,刺青内容包括品牌商标及哥特装饰纹样等。艺术家以此将动物视作是"活体艺术"。2003年至2010年间,艺术家在北京郊区的农场中圈养活猪。在这些动物死亡之后,艺术家将猪皮像绘画一样平摊展开展示,模糊了"肮脏、丰富性以及富裕"的界限。

Wim Delvoye在贝浩登上海的展览展出了过去15年内的三十件作品,包括《Suppo》—一件激光切割的大型雕塑,这件作品引用了Delvoye家乡比利时的佛兰德斯地区的哥特建筑形式。Ocula在展览开幕之时与Emmanuel Perrotin及Wim Delvoye进行了对话。

Emmanuel,你想要在上海开设画廊空间的野心明显是非常坚决的。画廊空间非常美,也是你众多亚洲画廊中最大的一间。你对于上海市场的期待是什么?

EP: 首先,在上海的新画廊空间不是一个白盒子或是什么工业空间。这空间看起来像是家一样,给人带来愉悦的体验。我们想要建立一个人们愿意在其中逗留的空间。这种空间和艺博会—人们可能要在五天时间内于艺博会的众多展位之间奔波—是很不同的:你真的可以在这种空间内花时间去体验艺术。人们在艺博会中不得不奔跑。他们只能粗浅地了解一件作品,也常要忽视作品之间的区别。在这样的画廊空间中,我们想要展现另一种观看艺术的方式。

[贝浩登(上海)空间. 摄影: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能否谈谈你和建筑师André Fu的合作关系?

EP: 好的建筑师永远能够和他的客户合作进行创作。André是一名非常好的建筑师,也是优秀的艺术鉴赏家,此次上海空间的建筑工作便是我们紧密合作的成果。他有独特的风格,但也仔细聆听客户的需求,允许客户带来自己的想法。我们曾在设计香港画廊空间之时与他合作,在那时便有了丰富的合作经验。随后建立的东京及上海空间都是由他完成的,这些工作的进展很顺利,因为他熟悉我们的需求。

[贝浩登(上海)空间. 摄影: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
你计划在上海做些什么与众不同的项目?上海画廊空间,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样的野心?

EP:我们应当首先谈谈我的团队—因为你认为这是"我"的野心。

WD: 他的确是一位富有野心的人。

EP: 我有一个富有野心的团队,我也鼓励他们去展现自己的野心,尽管这有时候可能是冒险的。如果你问我,我是否对什么事情信心十足,我会告诉你其实我根本不确定。相反地,我们要不断地进行实验。在每次展览开幕之前,我们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去期待观众的反应,而如果我们想要有一个强有力的展览呈现的话,在展览开幕之后再去做调整毫无疑问又太迟了。因此,我们努力在开幕前让展览变得精彩。

在柏林、伦敦或是洛杉矶开设画廊空间好像是很时髦的事情。但是,太多画廊往那些城市去了;我们想要在同样重要的地方开设画廊,比如上海。

WD: Emmanuel抢占了先机。

EP:我们也不完全是吃螃蟹的人,我们也不该忽视早早来到上海的其他画廊。我的一些朋友对我说:我们会紧密关注你的动向。我很高兴人们追随我的脚步前进。这是一个好的征兆。我们有很多梦想;在这里开设画廊并不完全是因为要在当地市场试水。

WD: Emmanuel已经在本地的艺博会试过水了。他有许多中国收藏家客户,也有许多在国外生活的中国客户,比如在印尼的那些。

EP: 我们在上海开设画廊,以反映画廊团队的地域特性。我的亚洲画廊的合伙人中岛悦子(Etsuko Nakajima)已经和我共事了17年了。我们共同决定要在香港开设画廊;她遇到了来自台湾的龙玉(Alice Lung),后者也有韩国文化背景,她们共同在2012年于香港建立了优秀的画廊空间。他们构建了强大的团队。

[贝浩登(上海)2018年开幕展 温*德尔维个展现场图,摄影:Ringo Cheung . © Studio Wim Delvoye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
我们已经度过了那样的阶段:不断问自己,我们是否弱小、不熟悉上海的环境。一步步发展,我们终于建立了上海画廊空间。一个人必须要与其团队保持紧密的联系,要不然这个人就会丢掉自己的团队。这听起来很简单。我非常清楚画廊在世界范围内的许多安排和计划。无论如何,我在21岁时便开始运作画廊了。

WD: 是的,我们也从来就是专注地做好这一件事业。Emmanuel这一辈子就是在做画廊主的工作。我从来没有教过书,也没有在餐馆打过工。我从来就是一个艺术家。

EP: 在开设画廊之初,我有另一份工作以在经济上支持画廊的事业。我曾做过室内改造工作;也曾做过软件工作;另外,也曾为舞者和歌手拍摄过影片。我曾做过许多不同的工作,但是那只维持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在最初建立画廊的时候,我曾为了生存考虑做过许多不同的工作。

Wim,你曾在创作中引用大量的消费主义意象。你使用过许多不同的商标、符号,挪用、改造这些意象,或是将这些意象重新组合。消费主义或全球化如何影响了你的创作?你是否尝试改变当代生活所依赖的隐喻意识系统?

WD: 我们都从属于一种消费主义,但是你可以选择以一种愚蠢的方式参与,或以一种相对独立的方式参与其中。我想要让人们感到不安全感。人们选择收藏艺术,因为他们感到一种不安全感。他们不认为自己看起来不错,但是想要看起来不错,因此收藏艺术,并在艺术上花许多钱。因此不安全感是艺术能够创造的一种有趣的感觉。

你也讨论了文化及品牌行为。我知道这是当代社会的一个问题,但是当我刚开始进行这种创作的时候,那是很有意思的阶段。我记得,在我刚来到中国的时候,我用迪士尼的字体印制了名片(我和华特•迪士尼名字的缩写是一样的)。我曾递名片给两位男性,他们说:"哦,你肯定是个名人!"我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觉得我有名?"他们说:"因为我知道你的名字。"但是事实上他们知道的不过是迪士尼的字体罢了。他们并不知道我是谁。

[温•德尔维,《扭转自倾货车(顺时针)- 四分之一大小模型》,2013,不锈钢激光切割,94 x 176 x 76 cm,©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
WD: 我们并不是仅仅想要与上一个历史时期相关联。Emmanuel可能有一只手抓着20世纪的艺术,但是他的工作与当下息息相关。我从他对于流行文化的开放态度中学习了很多。他也对社交媒体充满兴趣。你要知道,许多与他同年纪的人对社交媒体毫无兴趣。他们低估了新鲜事物的潜力。

在许多人看来,贝浩登创造了一种流行文化。

EP: 有时候,这完全是一种夸大的说法,但是我的确是以此为目标建立了在巴黎的画廊空间。我想要让更多对当代艺术感兴趣的人来到我的祖国。巴黎的情况是复杂的;我必须要连接别的文化领域,以催发人们的兴趣。选择时尚是很自然的,因为我早与时尚界保持着联系。我有许多时装设计师朋友,我也曾主导许多艺术-时尚合作项目。在此之后,我又开始做艺术-音乐合作项目,我很喜欢音乐,我觉得音乐是我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Wim,你在过去的13年间与中国建立了深厚的联系。能谈谈这段关系吗?

WD: 我在2005年举办了我在中国的首个个展,那是在一家名叫Xin Beijing的画廊。在那时,Xin Beijing不在798艺术区。画廊总监跟我说:"展那大便机器(Cloaca)。把所有的猪都带上。我们不在乎销售,我们只想要面子。这是一种中式说法,"要面子","露脸""。他们只想要做一个好展览。他们展出了四个活体猪,和一个Cloaca机器装置。那展览特别有意思。但是那个时期,没有人想要买这样的作品。因此,由于策略的原因,我等了十五年,才等来现在的这一次展览。

[贝浩登(上海)2018年开幕展 温*德尔维个展现场图,摄影:Ringo Cheung . © Studio Wim Delvoye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
EP: 因为策略的原因?

WD: 是的,我当时在北京。所有画廊都邀请我和他们做展览,但我不想为了那些人做展览。在那时,我是为了还没出生的年轻人们做的展览。我当时能够意识到,我的观众存在于未来。

我也曾在2002年与卢杰在长征空间做过展览,后来与冯博一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现在的位置做过展览,展出了九头猪。在展览开幕一周后,我被迫撤走了所有的猪。所有的媒体都在那,人们也知道哪些就是我的猪。所有的中国媒体都在谈论这件事。对于我来说,中国是很有趣的,我也因与中国的长期联系而心存感激。–[O]

WeChat

Scan the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cula's official account.

Scan to follow Ocula on WeChat.
iCal GoogleYahooOutl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