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Magazine Press

2020年即将结束,国内外知名,横跨艺术与时尚产业的中国年轻艺术家宋拓为Ocula盘点了2020年内最值得关注的十个当代艺术"事件"。

以下,他分享了真切的观察与心得,其中包括艺术家、展览、艺术现象,甚至选择了一些突破当代艺术边界的文化现象。

Top 10 刘娃

刘娃。摄影:Yang Bao。图片提供:刘娃。
刘娃便是今天的林徽因。暗涌的争议并不能抵挡她以时代主角的面貌成全一部超级童话。公主+超人,双重艺体。

尽管"艺二代"、未来感和士绅化的话题从陈词滥调越来越转成为显学,但即便是名流都未必能具有这番浪漫主义文学性出身和龙族传说脚本。

正如今天中产阶级队伍已经庞大到面临超越农业人口规模的情况一样,精英阶层也在逐渐泛化和细分层,其无形的内部竞争程度已经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激荡指数,这也成为"后当代社会"(Post contemporary society)最大量级的推动力和生产力。

就像最新一轮的才能核聚变,刘娃便是某种后当代社会萌芽期特征下的杰出代表。这需要更加绝对的个人命运作为保护。

刘娃的脱颖而出正是基于这个底色,因此重要的是她建立在天赋之上的某种——社会心理学层面的——"争气"(be proud of)。刘娃目前就读于麻省理工学院,正着手制作一部南北纵贯美国西部地形的电影史诗。

Top 9 上海艺术季

艺术家王兴伟在展览"绝地通天"论坛现场,chi K11美术馆,上海。图片提供:chi K11美术馆。
疫年中的人气巅峰,进博会令十一月的上海空前地(至少是短暂地)成为了唯一的世界中心。

2018年的这个时候,上海各大机构和活动还争着为国际艺术大师搭台(我们离后殖民主义还很近),但2020年由于经济内循环,终于迎来本土艺术家"国民正规军"的主场。

此时,中国一线艺术中坚翼现国家队真正实力和底牌,集中优势兵力,亮出这个国家真正的尖端艺术人才储备。以中国最有实力的观念绘画家王兴伟为例,他正如一名久战、善战、恋战的奉系军阀老兵长途跋涉也加入淞沪会战(他二度进军上海)。

真的到了真正该肉博的时刻了。

现在时代变了,我方胜利了,但相信从这位热血老兵的英雄泪中,还是莫名地看到了一些不那么开心的东西。

Top 8 华宇青年奖空缺事件

展览现场:"2018年华宇青年奖入围展:前提",华宇艺术中心,三亚(2018年12月7日至 2018年3月7日)。图片提供:华宇青年奖。
这个奖项,2020年比较应付地再颁了一届,但在"志工化"(Art-farmerization,很有必要着重介绍一下这个术语,表面意为名词和动词格的"自愿性质和人口众多的低质量参与",目前暂狭义应用于解释当代艺术和相关领域中的行为现象)继续蔓延和无可避免地盛行的2020年,上一届的情形竟依然在目,盖过新的一届,这种情况也是十分少见。

确实抗议活动从2019年底一直延续到2020年年初,因此这是唯一入选的发生于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的事件。

Top 7 朱昱

朱昱,《2015-2020 12》,2019。展览现场:"朱昱——静音",长征空间,北京(2020年5月21日至7月5日)。图片提供:长征空间。
2020年中国最优秀的展览"朱昱——静音"(展期:2020年5月21日至7月5日)。

Top 6 展览"疫年日志:恐懼、鬼魂、叛乱、沙士、哥哥和香港的故事"被重提

出版物封面:《疫年日志》, ISBN 978-3-95679-117-8,192页, 145×210mm,精装本。图片提供:Para site艺术空间。
这个发生于2013年的香港,并于2014、2015年巡展至洛杉矶、首尔和台北的群展"疫年日志:恐惧、鬼魂、叛乱、沙士、哥哥和香港的故事"(展期:2013年5月17日至7月20日),在2020年疫情期间被艺术圈内社交媒体广泛流传。

当时作为展览海报与出版物《疫年日志》封面使用的清代油画家林官(Lam Gua)作品《Portrait no 48. Yang Kang》(1830-1850,复制件)的局部依旧强烈地象征着现世冷暖。

瘆脊的是,它似乎仍然能够成为当下这个年份的艺术封面。

事实上,即便是在2013年,这张海报也没有直接体现肺炎的景象。该事件入选再一次表明,有时人们对艺术的情感共鸣并不需要通过更多的新创作和新展览来完成(更有甚者产生负面影响)。此展由康哲明(Cosmin Costinas)和殷迪‧格瑞洛(Inti Guerrero)共同策划。

Top 5 上海医院突破伦理审查寻求战胜抑郁症新方法

瑞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专家孙伯民。摄影:陈钧。图片提供: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
这在文化上的意义更大。

"新变态"(New kind of pervert)成为主流,代价也是大的。前面提到的一切,皆关乎今天面临各种沉重的颠覆性断层、降维、意义危机等,这都会下沉到社会每个层面,无可幸免转嫁由每一原子化个体来承担巨大的心理负荷。

我们在自动合成一种全新的变态,因为这是一未经完全研究的全球共同重任,但至少基础精神卫生问题和价值观同等重要;目前社会尚无能力、时间和足够的信任去迭代和打磨一套相对比较适用的价值观。

来自上海的这一实验性的善意,哪怕只是一种鼓舞,也将在文化层面对未来产生最最基础性的影响。这至少表明人们有了加强自身准备(Self-preparation)的意愿。

希望中国比较开放和勇于挑战的公民社会和无神论政党能促成某种体制层面的新面貌,令医院有机会去做更多乐观主义的尝试。上海瑞金医院脑机接口及神经调控中心于2020年12月成立,专门负责这个项目。

Top 4 当代社会的晚期形态到了一个关键性转折点

展览现场:"绝地通天",chi K11美术馆,上海(2020年11月10日至2021年2月28日)。图片提供:chi K11美术馆与宋拓。
对当代社会的追问,很多人认为我们已经进入了"未来",但这只是一种感官上由疫情所带来短暂的、对非接触性焦虑的认识和表面的影像处理技术、拟象科技美学给人的印象。

当代社会的根源问题更多是该社会形态在思想上的三大特征逐步进入晚期形态:后现代主义、新自由主义和信息化,表现形式是该三个大特征同时僵化、依赖伦理保护主义,它们都存在有效期,所以它们遇到类似的问题,很难想象,前几年还在流行"世界是平的",如今"当代"竟已成了阻碍时代发展的保守势力。

从本质上,1. 后现代主义无非是一种"哲学志工化";2. 新自由主义便是"统治方法论志工化";3. "信息主义"是"科学志工化"。从表现分为:1. 调侃式机构批判;2. 某种假以左派色彩的"人人"政治正确;3. 在科技上镜像化地处理信息。这是目前面临的经典"三大志工化"。这当然同样可以解释当代艺术。

想不到人类会经历一次这样子的历史时期,"量级"第一次超越了"质变",成为历史轨迹和辩证关系中的第一变量,成为本质。

Top 3 恐怖主义与幽默感失效

展览现场:"绝地通天",chi K11美术馆,上海(2020年11月10日至2021年2月28日)。图片提供:chi K11美术馆与宋拓。
2020年注定是没有杰出喜剧的一年。

唐纳德.特朗姆也离开了舞台,实际上唐纳德是幽默感和恐怖片的完美结合(民主恐怖主义大片)。在现在这样的年份,世界充满着"弱爆了的焦虑",处于某种徘徊在及格线以下的感官水煮(Sensuousness boiled)之中。

人们尚未能对肺炎免疫,但却提前对精神刺激性免疫,现在不再是通过恐怖袭击和制造笑话就能奏效的年代了。更有预测者指出,武力进步主义(Military progressivism)也将失效。

Top 2 中国政府

宋拓专属国旗。图片提供:宋拓。
胜利属于伟大的中国人民。2020年中国抗疫工作是展现团结、效率和平衡上的集体艺术杰作,属于人类几大文明奇迹之一。

Top 1 黄小鹏

黄小鹏的亲友们在广州"永远的小鹏"告别周纪念活动前合影。摄影:银坎保。图片提供:李璐璐。
难得的是,"教师"这一品质早已远离我们时代,更别提信仰,但2020年黄小鹏的死,意外地牵绊艺术业内广泛的共情和心灵余震,某种久违的精神性力量重回这个世界。

黄小鹏有着标志性的个人文艺形象,富于捍卫艺术开放性的斗志。他穷其一生去传达正直的人格,他最广受尊敬的部分恐怕正是所持有的这份对庸俗社会人际关系的反作用力,包括非常有争议的是他的艺术教育家生涯:2003-2019年间于广州曾两度受到迫害与不公正待遇(学院体制和新形成的当代艺术体制)。

我们对黄小鹏如此珍视,正出自我们对人格教育的珍视。—[O]


Sign up to be notified when new articles like this one are published in Ocula Magazine.
Sign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