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Magazine Press

晚春午后,阳光透过一层窗户上的白纱布,打进室内的斑驳墙面,"王音2021"(展期:2021年4月23日至6月5日)的十五幅新作,静谧地安置在A07楼层中部空间,光线随时间变化抚摸画面的每一个角落,与柔和的灰色调融为一体。

由左至右:王音,《和谐》,2020;《两个灰衣人》,2020。展览现场:"王音2021",798艺术区A07楼,北京(2021年4月23日至6月5日)。图片提供:艺术家与维他命艺术空间。

丙烯颜料涂得很稀薄,一层层罩在画布上,在大片的背景色彩和边缘线附近,隐约可见铅笔起稿线条和注释的痕迹。每幅画的间距很稀疏,保留着呼吸的节奏,在观看时调动起记忆中某些早已远去的模糊场景,带着淡淡的咸味和湿润的空气质感。

王音,《杏》,2021。展览现场:"王音2021",798艺术区A07楼,北京(2021年4月23日至6月5日)。图片提供:艺术家与维他命艺术空间。

一个简化、剥离的过程,像是拨开地上层层的土去挖一粒种子。这种简化伴随着对形体的整理和概括,人物的形象开始随之发生变化。

《杏》(2021)的背景是大片的淡黄色,画面右上方一条婉转迂回的曲线,引出一个坐在地上的女孩,一条颈肩线条直接沿着她的后脑勺,从右耳下方伸出,连接关节内扣的、撑在地上的手臂;躯干另一侧是一条更长的简洁内弯的线条,像是在呼应对面那条颈肩线,一直往下延伸,经过盘搭的右手,到达腹部、大腿内侧、一直延伸出软管似的小腿形状,到微微收紧的小颗脚趾做结尾:女孩就像悬在拂晓清晨空中的一牙粉红色的新月。

王音,《柳》,2021。展览现场:"王音2021",798艺术区A07楼,北京(2021年4月23日至6月5日)。图片提供:艺术家与维他命艺术空间。

在另外一幅坐姿肖像《柳》(2021)中,交错的四肢和扭转的躯干,尤其是内凹的边缘线条,令人感到强烈的来自形体之外某种力量的挤压,也让人想起剪纸时,手中的剪刀顺着即将缺失的形状作用和发力,而最后得到的花样,是对形状的注意力在层层剔除过后的剩余物。

《母与子2》(2020)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这种对负形的重视,矩形边界在构思过程中不断被压缩,直到最后变成一个竖向长方形的构图,在这个被限制的空间内,肤色、棕黑、淡绿、粉红、黄棕,均匀舒适地分布在适当的位置,这些色块的温度和质感彻底弱化了形象的含义,留下细节里类似戏曲表演程式的手指动作和眼神顾盼。

王音,《母与子2》,2020。展览现场:"王音2021",798艺术区A07楼,北京(2021年4月23日至6月5日)。艺术家与图片提供:维他命艺术空间。

首尾呼应的两幅《灰》(2018)和《砰磅》(2018-2021),都描绘了一对老年夫妇闲坐的场景,午后阳光把他们身上的乳白色短袖衫奶油一样融化。

细看之下,《灰》中有三个人物形象,整体色调偏暖,圆润的边缘线里还储藏着模棱两可但饱满的形体,而过渡到《砰磅》,出现了一种微妙的变化过程:温度逐渐冷却下来,液体中凝结出一颗颗透明的晶体,一根根手指和脚趾从混沌的肉体中分离,从底色中突然浮现出两张表情清晰的、性格分明的脸,那些在情感交流之外的、模糊的记忆线索,顺着两条似断非断的淡红色线条,像爬山虎的触手在空中试探,渐渐隐没在流淌的粉色之中。

王音,《灰》,2018。展览现场:"王音2021",798艺术区A07楼,北京(2021年4月23日至6月5日)。艺术家与图片提供:维他命艺术空间。

在重复变体中,反复回想的是一种清醒与昏迷之间的状态——当意识停留,动作开始延伸,当意识越来越接近精神的内核,动作开始散漫无目的,当眼睛看到的不再是被意识控制的既有形象,精神的内核得以占领更大的空间维度。

一加一减,一进一退,王音不断在一条蜿蜒的曲线中寻找语言表达的准确性,在新画中,他逐渐降低了塑造形体的强度,取而代之的是更大面积的平涂,明度更高的粉色和灰色,更轻盈、精致、细腻的人物形象细节,甚至夹杂了一丝轻松诙谐的趣味。

王音,《砰磅》,2018-2021。展览现场:"王音2021",798艺术区A07楼,北京(2021年4月23日至6月5日)。图片提供:艺术家与维他命艺术空间。

固有的意识形态和现实世界之间的联系像老建筑里一层层脱落的墙皮。

"我为什么画画?"之后是"我怎么画好一张画?"

这些最简单却最复杂的问题,王音时时警醒着。他再一次溯流而上,遵循着绘画里情与物的转化,眼、手、心之间关系的一般原则,检验和讨论它们的必要性,并在其中体现出一种折衷的态度。—[O]

Sign up to be notified when new articles like this one are published in Ocula Magazine.
Sign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