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Magazine Press

每一个时代都会抛出问题来,等着艺术家接招,或者说,艺术家们总会去找出/回应这些问题,不管自觉或者不自觉。一种个人与时代现象的较量,就像勇者屠龙一般引人继续看下去。

展览现场:"FOMO: Fear of Missing Out",TAO ART,台北(2020年6月13日至9月5日)。图片提供:TAO ART。

2020年,自小移居伦敦现居北京的王加加,前后在北京Spurs画廊与台北TAO Art两地有了个展,前者"王加加:锃光瓦亮"(展期:2020年5月22日至6月21日)集中展示其14件最新创作作品—每张画都有"眼睛"所组成的绘画,后者"FOMO: Fear of Missing Out"(展期:2020年6月13日至9月5日)展示其新/近作系列作品,其中也包含“眼睛”的绘画以及雕塑《pizza sculpture》(2020)、光栅板作品《传送》(2020)、灯箱作品《Capsule》(2020)。

展览现场:"王加加:锃光瓦亮",Spurs画廊,北京(2020年5月22日至6月21日)。图片提供:Spurs画廊。集合两展来看,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作品是两展都有展出的作品—被油彩笔触缠绕包围"眼睛"的作品,如《让我们为坏人干杯》(2019)、《Sneak Peek》(2020)、《拥有你就拥有全世界》(2020)、《这都不算爱》(2020)、《老板》(2020)、《有缘再见》(2020)。画面中"眼睛"的图像,大部分来自艺术家选用可在Steam、XBOX、Switch玩的游戏《茶杯头》(cuphead)[1] 当中的反派角色。

"不跟恶魔做交易",是游戏《茶杯头》的标语,但,却仿佛给予了这系列作品别样的灵韵,暗示着艺术家与艺术系统之间交易的危险,或者,艺术家个人创作与互联网时代当中泛滥的图片之间的注意力战争。

王加加,《诸神⻩昏》,2020。油画、喷漆、丙烯、树脂、布面数码打印,200x430cm。图片提供:艺术家与Spurs画廊。其实,艺术家不只是使用游戏《茶杯头》里人物的眼睛,他也会使用《美女少战士》主角月野兔或者其他动画片、游戏等二次元图像世界角色的眼睛,从而唤起亚洲80后人群共同的记忆。在作品承载"消逝的童年"的说法之余,这样的创作方式也并不是凭空而来,而是经过迭代而成。

"眼睛"的端倪,最早可在王加加2008年伦敦个展"Home, Home Again"(展期:2008年11月13日至12月20日)中的同名作品《Home, home again》(2008)见到。在画面上一群二次元形式的山中,有一座小山被艺术家画上了颜表情。类似的表情,多多少少都在艺术家的作品中,但都是以轻描淡写的方式呈现,使人容易忽略。

王加加,《浮生若梦》,2020。油画、喷漆、丙烯、树脂、布面数码打印,140x140cm。图片提供:艺术家与Spurs画廊。从画面上那么轻柔的颜文字,到现在"眼睛"存在感非常强的作品,艺术家除了根植自身成长过程的视觉经验之外,作为艺术家,他还看到了现况—"当下的一切都在试图掠夺我们的注意力,信息流占据着每一寸的电子荧幕,每个视频都内含广告",面对这样的注意力争夺战中,艺术家有意识地创造吸注意力的作品,"让画面有更丰富的层次、更多的笔触、更多的 技巧、更厚重的颜料、更多的色彩" [2]。

这样的"更多",花了艺术家许多的时间完成,在作品脉络的发展上经历许多迭代,不变的是在艺术家在画面上始终选择"加法"—图层越加越多,图案越来越复杂,使用的色彩也越来鲜艳。从"冒险"系列早期作品,有明显有着蒸汽朋克动画龙型图像作为底图图案的作品《The Young and the Dangerous》(2016)或者可以看到"泡泡龙"游戏画面作为部分底图图案的作品《The Glamorous Underworld》(2017)到2018年的作品,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动画眼睛,如《老板精神》(2018)或者《寻找是一个好的开始》(2018)。

王加加,《WOW 2》,2020。油画、喷漆、丙烯、树脂、布面数码打印,250x140cm。图片提供:艺术家与Spurs画廊。与此同时,艺术家的作品脉络,也不只是有“眼睛”的作品,还有其他如《Capsule》(2018-)或者像是展开的万花筒那样鲜艳与满溢的图像作品《wow》(2019-),都在说明艺术家在这场战争的战斗能力与技能。这种与时代现象死磕到底,并且,始终保持一种游戏感的趣味性—不同眼睛所暗示的情绪,或者,两种眼睛在画面上所呈现的关系,被艺术家用油彩、喷漆、丙烯颜料等等联系包裹起来,犹如艺术家在建立他自己的方式,与已知现存图像的战斗。

只是很不一样的是,这场战斗的输赢并不是重点,而是那战斗的路径,成为了欣赏艺术家作品时,最饶富趣味的地方。—[O]

[1]这个由独立游戏工作室Studio MDHR在2017年所推出,横向卷轴式的跑动射击游戏,主要借鉴了1930年代足以抗衡迪士尼,制作过贝蒂娃娃(Betty Boop)、大力水手(Popeye the Sailor)的弗莱舍工作室(Fleischer Studio)的风格,以赛璐璐式的手绘动画、爵士乐的配乐,架构出将自己灵魂赌输给恶魔的主角"茶杯头"(cuphead)和"马克杯头"(Mughead),需要在黎明前打败50位其他欠债者,并收集其灵魂给恶魔赎回自己灵魂的故事。

[2]语出翁笑雨与王加加的访谈,《有缘再见:反正有大把时光》,2020。

Sign up to be notified when new articles like this one are published in Ocula Magazine.
Sign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