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Magazine

Ocula 汇聚全球顶尖画廊的最佳展览,《Ocula杂志》涵盖塑造艺术的人物,思想与事件。 您可以在此处阅读有关Ocula的更多信息。《Ocula杂志》以崭新的视角与我们在亚太地区的紧密联系而著称。 “Ocula 对谈”提供了对顶尖艺术家,策展人和收藏家的采访。 “Ocula 报告”是对当前的展览和艺术活动进行了深入的批判性思考。 “Ocula 观点”是一些简短的文章,重点关注著名的艺术展览和最新的艺术新闻。 《Ocula杂志》为中英双语,中文内容出现在本网站,我们的官方微信帐户(Ocula艺术之眼)和微博上。

搜索中文内容

“那么自由的城市,所有的人还是很听话的” Ocula 观点 “那么自由的城市,所有的人还是很听话的” By 刘品毓, 纽约

刘小东抽着白色万宝路,走在纽约市的街上,对当时正在肆虐的Covid-19的影响力做出评价,"那么自由的城市,所有的人还是很听话的,你难以想象他们都回到自己的家庭,大街上都没有人"[1]。2020年1月28日艺术家从北京飞往美国德州Eagle Pass镇履行他与当地警长Tom的画画约定,随后就滞留美国直至今日。在这段没能回到祖国的期间,他用便于携带的多用途素描本绘制了一系列他在纽约所见的景象。...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你可以看到人的膝盖 Ocula 观点 你可以看到人的膝盖 By 刘品毓, 台北

灰是赖志盛的颜色。刚刚台北市立美术馆迎来了展期将近一年的展览"接近"(展期:2020年6月25日至2021年6月6日),此为艺术家赖志盛在美术馆3楼依据场地所创作的空间装置。 起始高度36厘米,如同两个梯级那么高,类似模特儿走秀的伸展台,各种灰度的长形展台在这个"回"字形的空间中延伸,伴随着高高低低的梯级,忽而狭窄到只有70厘米的廊道,忽而开阔,忽而下沉的台子,使得行走在北美馆三层"艺想回廊"的身体经验,变得十分特别—人甚至可以伸手触及美术馆的"天花板"。...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续章,续章? Ocula 报告 续章,续章? By 刘品毓, 香港

就在由香港画廊协会(HKAGA)主办的"Unscheduled"艺博会(展期:2020年6月17日至27日)顺利在大馆举办之际,回春的香港当代艺术世界,摆脱2020年3月各种计划发生却没有发生的艺术活动所造成的颓势。同期存在的各个展览活动,如"借由创作回应香港历史及生活集体回忆"[1]的展览"续章"(展期:2020年5月8日至9月27日)和"只能位于香港且展出亚洲现当代艺术个展的画廊"才能参展,"介于艺博会和策展型展览之间"[2]的"Unscheduled",一同造就了2020年上半年香港当代艺术世界的荣景。...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只有“犬儒”才能讨论 Ocula 报告 只有“犬儒”才能讨论 By 刘品毓, 台北

位于台北大安区占地7万平方米的前空军总司令部,如今成为一个文化实验场。全名为空总台湾当代文化实验场(Taiwan Contemporary Culture Lab,以下简称"C-LAB"),成立于2018年,由台湾生活美学艺术基金会管理。现在正进行的展览"姚瑞中:犬儒共和国"(展期:2020年5月1日至7月5日),以一个虚构的国家,"犬儒共和国",来讨论平日高敏感度的议题。在此之前,C-L举办过的展览,如"城市震荡"(展期:2019年10月5日至12月8日)、"再基地:当实验成为态度"(展期:2018年11月10日至2019年1月27日)等大型类似双年展规模的群展。...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可贵的自由联接 Ocula 报告 可贵的自由联接 By 刘品毓, 上海

有别于北京美术馆/非营利机构一连串正在进行、论文式的群展,如"紧急中的沉思"(展期:2020年5月21日至8月30日)、"具身之镜—中国录像艺术中的行为与表演"(展期:2020年5月22日至8月30日)、"自然观:十七年时期的艺术与水利工程"(展期:2020年5月28日至6月28日)、"忍不住转身"(展期:2020年6月6日至10月8日),上海美术馆/非营利机构大多是以外国艺术家个展或收藏展为主,如"亚历克斯·卡茨"(展期:2020年5月29日至8月9日)、"随物生心:汤米·格伦德和佩特里·尼苏南"(展期:2020年5月31日至10月11日)、"行为...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紧急中的沉思 Ocula 报告 紧急中的沉思 By 刘品毓, 北京

当事情不在控制之中时,人会焦虑,而这种模糊、不舒服的情绪并不容易辨别。在这样全世界为新冠病毒疫情焦虑的时刻中,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6位80后90后策展人引用了弗兰克·奥哈拉的处理方式—在紧急时刻中,面对焦虑,用创作达到沉思之效。 这个与知名诗集同名的群展"紧急中的沉思"(展期:2020年5月21日至8月30日)并未着眼于艺术能安慰人心,缓解焦虑的功能,而是以5个章节来统领关于人类进入"紧急"状态的各个议题,引导观者获得一种科普式、较为全面性的智性沉思。 邱岸雄,《新山海经 III》,2013-2017。动画电影,30分。静帧截屏。图片提供:艺术家与SPURS Gallery。...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旷野”之中的省察 Ocula 观点 “旷野”之中的省察 By 刘品毓, 台北

在西方的传统中,"旷野"被视为一个试炼之地。人,或者一群人,进入了无人烟、食物极度短缺的地方接受考验,也许停留40天也许40年,总之,在旷野,人被各种以幻觉为形式而生发的欲望考验着。举凡最为通俗的欲望不免是—对食物的渴望,对物质、金钱的渴望以及对统治、权力的渴望,这些欲望以幻觉围困这个人,而一个自由的人,是通过如此的试炼还不被其控制,才能"走出"旷野。...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CLEAN,当展览成为一种仪式 Ocula 观点 CLEAN,当展览成为一种仪式 By 刘品毓, 北京

展览就像一场仪式。展品像是祭物,策展人像是祭司。通过献祭,也就是以作品陈列对外开放的方式,达到"CLEAN",一次画廊易主更名之后的祝祷。...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关于“恶是”:疫情期间的策展笔记 Ocula 报告 关于“恶是”:疫情期间的策展笔记 By 鲁明军, 北京

2019年11月23日,剩余空间新空间首展"街角、广场与蒙太奇"(展期:2019年11月23日至2020年2月22日)开幕。此前因为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的影响,展览一推再推,直到2019年11月底才开幕。这个时候的武汉毫无疫情的征兆,所有的社交媒体尽皆沉浸在关于香港事件的激辩中。"街角、广场与蒙太奇"这个展览即是因应这一事件策划的。原计划2019年12月初配合此次展览举办一次关于"' 冷战前卫'与1960年代"的主题放映和论坛,因为考虑到展期较长,遂推到展览闭幕时举行......在这之后,我开始忙于2020年元月份的两个小展览。...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我是谁”,一种画廊的姿态 Ocula 观点 “我是谁”,一种画廊的姿态 By 刘品毓, 北京

回答了多少次"从哪里来"、"你是谁",量过额温才得以进入位于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群展"我是谁"(展期:2020年3月14日至5月10日)。对这些问题已经麻木、无感的人来说,进入展场看到自己的模样呈现在杰普·海因(Jeppe Hein)使用霓虹灯管的100厘米正方形双面镜作品《我是谁 为什么是我 我要去哪里》(2017)中时,这些问题才稍微回到我们熟知的存在主义式的发问语境之中。 这个由柏林国王画廊(König...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与Ocula合作启动数字平台 Ocula News 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与Ocula合作启动数字平台 23 April 2020

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宣布与全球艺术平台Ocula合作,推出一项全新的数字服务。 "Taipei Connections"专为参加2020年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的99家画廊提供精选艺术品的线上呈现。线上博览会将在5月2日至5日举办,贵宾预览从4月30日开始。 "我们与Ocula合作呈现的全新线上平台旨在帮助画廊在博览会举办的当周之外,继续与台湾藏家群保持联系或是重新建立联系。"台北当代联合总监岳鸿飞(Robin Peckham)表示,"虽然我们很清楚面对面的交流是无法取代的,但还是以此为契机,重新思考我们如何能全年在画廊和藏家之间搭建起一座桥梁,度过艰难的日子。"...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aaajiao Ocula 对谈 aaajiao By 龙星如, 上海&柏林

aaajiao(徐文恺)位于上海的工作室有一个S形门把手,在屋内有光时,把手和影子会形成一个∞符号,这让人想到1985年在蓬皮杜艺术中心的群展"非物质"(Les Immateriaux,展期:1985年3月28日至7月15日)展中曾经出现的一个怪异的"半实体半虚拟"的抄写员。用aaajiao的话来说:"今天,我们几乎找不到一个纯粹存在于物理或虚拟世界的对象"。事实上,aaajiao近年来的工作,似乎都与这种物理与虚拟共生与包裹下浮现的完形有关。 aaajiao,《邮件迷航》,2016。展览现场:"带我走(我是你的)"(由Hans Ulrich Obrist、Roberta...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赵赵 Ocula 对谈 赵赵 By 刘品毓, 北京&台北

2020年1月28日,正值新冠病毒在武汉爆发之时,赵赵将一幅37×25厘米的油画作品《蝠到了》(2020)以无底价无手续费的方式,在晚上9点上拍其微信朋友圈,120分钟过后,11点结束拍卖,此作以人民币20万的价格被律师刘钢购藏,随后,赵赵将此款捐给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抗击疫情",并在随后的日子里,以不同的方式不断地询问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要求出具相关的收款证明以及明示捐款去向。 赵赵,《蝠到了》,2020。布面油画,37×25cm。图片提供:艺术家。...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刘月:片刻而永恒的“极限”时空 Ocula 对谈 刘月:片刻而永恒的“极限”时空 By 王子云, 上海

依然可以回溯观看刘月作品《鸮》(2018)时的感受。在同名展览现场(展期:2018年1月20日至3月11日)相对黑暗的空间中,无数镜面将眼睛所触及的焦点打乱,看似混乱狼藉到处散落的镜子反射出相互映照的光斑。由于材质、光线和路径的不同,光在这里形成一种交叠的混响。鸮即猫头鹰,一种昼伏夜出的动物。黑格尔所谓"密涅瓦的猫头鹰在黄昏中起飞",当夜幕降临哲学的沉思和理性悄然登场。同样,这件作品即便是由各种随机的物件拼接而成,但秩序和规律依旧隐含在空间实体中。这是艺术家大多数现场装置作品给人的深刻印象。...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以逃逸作为在场:阿彼察邦“狂中之静”的意识机制与边界破口 Ocula 报告 以逃逸作为在场:阿彼察邦“狂中之静”的意识机制与边界破口 By 王叡栩, 台北

梳理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的创作脉络过程,会察觉阿彼察邦并非使用线性与直面的方式,而是以逃"离"作为一种逃"往", 透过"反向的逃逸状态"来指涉对象物的存在/缺席,以"逃逸"作为"在场",以"缺席"作为"存在"。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鬼魂青年》,2009。展览现场:"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狂中之静",台北市立美术馆,台北(2019年11月30日至2020年3月15日)。图片提供:艺术家与台北市立美术馆。...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杨心广 Ocula 对谈 杨心广 By 王子云, 北京

从展览名称 "坏土"(展期:2018年8月29日至10月20日), "土壤之上"(展期:2019年11月28日至2020年2月5日),就可以大致看出杨心广近几年艺术创作之间内在的连续性。正如他本人所言:"延续2018年'坏土'的个展,2019年做了'土壤之上',一个是坏坏的土壤,一个是美到有毒的枯枝败叶,人与自然之间的恩恩怨怨就像恋人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人们一厢情愿地在自然面前扮演着痴男怨女的角色......"同以往假借物质材料表达观念的作品一样,土壤在这里不只是物理属性上的,更包含文化、情感与自然的指向。 展览现场:"坏土",北京公社,北京(2018年8月29日至10月20日)。图片提供:北京公社。...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尼罗• 柯廷 Nile Koetting Ocula 对谈 尼罗• 柯廷 Nile Koetting By 刘品毓, 上海

本来应该一同与其他两个展览在西岸美术馆呈现的"保持冷静"(展期:2019年12月7日至2020年01月8日),延拓到2019年12月初才开幕。这个基于一个虚构故事—灾难,美术馆观者被滞留在其中,经历洪水、火灾、爆炸," 智能家居 "机器人们成为了照顾者—这种剧情设定对于作品存在的社会语境来说,有所抵触,但却不得不说具有某种先知性。 面对"灾难"这个宏大议题,艺术家尼罗·柯廷(Nile...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傅丹在台北文心艺所:走进展览 Ocula 观点
赞助内容|文心艺术基金会
傅丹在台北文心艺所:走进展览

在台北近期开幕的文心艺所里,越南裔丹麦籍艺术家傅丹的作品首次于台湾展出("透视历史、放眼未来",2020年1月16日至4月5日)。文心艺所由文心艺术基金会创立,展出作品均来自该基金会的收藏。 展览现场:傅丹,"透视历史、放眼未来",文心艺所(2020年1月16日至4月5日)。图片提供:文心艺术基金会。 此次呈现的作品包括傅丹标志性作品《We the People》(2011-2016)中的两个部件,该作以等比例复制了自由女神像,艺术家于2011年与上海的制造厂协作完工。傅丹的雕塑由约250个部件构成,拆解后的每一块都如同独特而近乎抽象的雕塑,由锤打而成的铜薄片制成。这些部件如今分散在全球各个私人与公共收藏中,再也无法重组。...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灾难的灵视:来自厄莉丝的液态结构学 Ocula 报告 灾难的灵视:来自厄莉丝的液态结构学 By 王叡栩, 台北

希腊神话中,厄莉丝(Eris)被视为灾难与一切不和谐的降临,她因未受邀请而心怀妒恨,于是在婚宴上留下一颗黄金苹果并署名给最美丽的女神,众女神为此产生争夺,找来帕里斯王子做仲裁,导致了一场著名的灾难—特洛伊战争,厄莉丝在场遗落的不只是黄金苹果,还隐含着教人类跳脱因果关系论的哲思。 2019年为921地震届满二十年、SARS事件届满15周年、汶川地震届满12周年、莫克拉水灾届满10年、普悠玛事件一周年之际,而迈向2020年的现在正值全球人类面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肆虐的当下,重新思考灾难的结构关系成为重中之重,人类除了陈述、悼念伤痛并拒绝被灾难吞噬之外,能否打开另一种思维灵视人类与灾难的共生关系?...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潘涛阮:危险乐观主义 Ocula 对谈 潘涛阮:危险乐观主义 By Tessa Moldan, 布鲁塞尔

漆、水彩和移动影像构成了潘涛阮的"戏剧场域"—精巧的作品以文学、历史与日常生活为参照探讨全球现实。潘涛阮近期向电影的过渡基于其成熟的绘画实践,后者始于她在胡志明美术大学的求学,随后潘涛阮在新加坡的拉萨尔艺术学院取得学士学位,在芝加哥艺术学院获得绘画与绘图专业(Painting and Drawing)硕士学位。她以轻快的手法将沉重的主题带入诗与讲故事中,任凭醒目的视效去传达各种话题,从生态破坏到殖民遗产。 《热带午睡》(Tropical Siesta,2017)为其创作的第一部影片,艺术家召集了一群生活在她丈夫张公松(Truong Cong Tung,译注:视觉艺术家)村庄里的孩子,上演了法国耶稣会传教士亚历山·德·罗德斯(Alexander de...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愤怒是“恰如其分的回应” Ocula 观点 愤怒是“恰如其分的回应” By 沈秀敏

自因特网文化成形以来,因特网就被视为具有解放性的全球媒介。然而,塔比塔·雷泽尔(Tabita Rezaire)为悉尼新艺术空间"水泥火锅"(Cement Fondu)带来的三件影像表演作品质疑了关于因特网普适性的虚妄假设。 展览包括一系列横跨戏剧、行为、音乐和舞蹈现场和表演性元素的项目。这场由DJ Matariki,汉娜·勃朗特(Hannah Brontë)和黑鸟(Black Birds,译注:由艺术家Ayeesha Ash和Emele Ugavule为主的艺术小组,2015年于悉尼成立。此小组因澳大利亚艺术中缺乏并误称有色女性艺术家而生。)策划的展览,呼应奥瑞德·洛德(Audre...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一个人的能明白 Ocula 观点 一个人的能明白 By 刘品毓, 上海

在那日之前。 位于浦东新区的昊美术馆3层的厉槟源同名个展(展期:2019年11月23日至2020年3月15日)以26件行为影像作品与摄影作品,超过100分钟的时长,呈现机制识别厉槟源成为艺术家厉槟源的种种证据,也是一个人与不可全知的存在之间的"战争"。 这场战争的展开,一开始并没有被指认成为战争。 厉槟源,《一个人的战争》,2019年至今 。视频。正在进行中的电影项目。静帧截屏。图片提供:艺术家。...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情”的流域:社会主义文艺的内与外 Ocula 报告 “情”的流域:社会主义文艺的内与外 By 胡昊, 北京

装满文献档案的博物柜如今已成为一个研究性展览的标准配置,如近期在OCAT研究中心开幕的"星星1979"(展期:2019年12月20日至2020年4月12日),或者此前在中间美术馆举办的"沙龙沙龙:1972—1982年以北京为视角的现代美术实践侧影"(展期:2017年1月7日至5月7日)都是如此。报纸、杂志、书籍和各种各样的手稿、信件作为物证或广义的档案,在展览中召唤出历史的幽灵。但在物证、档案泛滥且失序的当下,这些材料能否开口说话取决于它们被选择、被组织的方式,以及最终是否被整合为有效的叙事。...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No results found.

WeChat

Scan the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cula's official account.

Scan to follow Ocula on WeChat.
;
iCal
GoogleYahooOutl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