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Magazine

Ocula 汇聚全球顶尖画廊的最佳展览,《Ocula杂志》涵盖塑造艺术的人物,思想与事件。 您可以在此处阅读有关Ocula的更多信息。《Ocula杂志》以崭新的视角与我们在亚太地区的紧密联系而著称。 “Ocula 对谈”提供了对顶尖艺术家,策展人和收藏家的采访。 “Ocula 报告”是对当前的展览和艺术活动进行了深入的批判性思考。 “Ocula 观点”是一些简短的文章,重点关注著名的艺术展览和最新的艺术新闻。 《Ocula杂志》为中英双语,中文内容出现在本网站,我们的官方微信帐户(Ocula艺术之眼)和微博上。

搜索中文内容

C-LAB & ACC:韧性艺术-亚洲艺术空间的复兴运动 Ocula Feature  |  Partner with C-LAB & ACC C-LAB & ACC:韧性艺术-亚洲艺术空间的复兴运动 By 刘品毓, 台北 & 首尔

2020年4月15日世界艺术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发起了一场全球性的运动——"韧性艺术"(ResiliArt),并与国际作家和作曲家协会联合会(CISAC)合作举办了一场线上讨论。会上,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阿祖莱表示:"在这个不稳定和不确定的时代,我们需要那些使我们团结一致的东西——那些向我们展示丰富多彩世界的东西——为此,我们需要艺术家。" 1 当时(截至2020年4月14日)128国的文化机构已全部关闭,32国的文化机构已部分关闭;全球电影业已损失70亿美元的收入。 由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发起、2016年起交由韩国亚洲文化殿堂(ACC)主办组织的AASN(Asian Art Space...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谢南星,待定的画面 Ocula 观点 谢南星,待定的画面 By 耶苏, 北京

作为谢南星时隔五年之久的画廊个展,"骰子滚滚"(展期:2020年11月7日至2021年1月31日)里的十三幅绘画在数量上并不算多。环绕展厅的墙面被鲜明地区分成蓝红两色。这两种纯色对视觉来说显得过度鲜艳,以至现场打乱悬挂的三个系列绘画作品被进一步分化开来,不易找出显而易见的线索或调性。 谢南星,《等待的剧场》,2019。布面油画,80×100cm(左)、90×120cm(中)、80×120cm(右)。图片提供:艺术家及麦勒画廊 北京-卢森。...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张恩利:会动的房间 Ocula Feature 张恩利:会动的房间 By 李素超, 上海

1990年代起,艺术家张恩利(1965-)以他基于对周遭人物及日常生活细微观察而创作的现实主义题材具象绘画找到自己与时代脉搏的共振,彼时,中国正经历改革开放后经济、社会和文化结构以及社会资源分配的巨大变革,张恩利用他极具个人风格的阴郁色调和激烈的笔触刻画下时代转型中小人物的生存状态和微妙的心理变化。 千禧年后,张恩利开始以一系列日常物品为主体进行创作,从强烈的情绪表达转向更为隐秘的意识流动。2007年开始,张恩利突破了平面绘画中画布的限制,通过一系列"空间绘画"构建出调动观者身体经验的场域。这三个阶段应该说是张恩利迄今为止近30年的艺术生涯中几个最主要的创作节点,它们构成了艺术家如今丰盈的绘画事业(oeuvre),而他也仍然持续地创作。...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AI:爱与人工智能 Ocula 对谈 AI:爱与人工智能 By 刘品毓, 北京

现代汽车文化中心(Hyundai Motorstudio Beijing)位于北京798艺术区,于2017年开业,是中国当代艺术的聚集地。现代汽车文化中心作为跨学科实践的沃土实验基地,汇集了跨学科的广泛艺术探索,旨在促进可持续发展,也是继在韩国的三个地点(首尔、高阳、河南)和俄罗斯莫斯科开设文化中心之后,全球范围内第五个机构。 作为拥有"Creative Energy"的机构,现代汽车文化中心融合多领域艺术性的探索,并以此为使命。 展览现场:"社会流动——陆上行舟",李杰策划,现代汽车文化中心,北京(2018年6月8日至10月8日)。 现代汽车文化中心的关键项目之一是Hyundai Blue...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何翔宇:硬腭三章 Ocula 观点 何翔宇:硬腭三章 By 王子云, 北京

艺术家何翔宇暌违三年的北京个展"硬腭"(2020年9月24日至2021年1月31日)正在空白空间展出,秋高气爽的北京并没有为草场地艺术区增添更多人气,空旷的街道,敞明的展厅,寥寥无几的观者,成为当下公共生活的常态,艺术也概莫能外。...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刘野:书与花”:既是冥想,也是斡旋 Ocula 观点 “刘野:书与花”:既是冥想,也是斡旋 By 黄半衣, 纽约

刘野,《书21号(卡尔·布劳斯菲尔德,〈出版作品全集〉,塔森出版社,2017年)》,2018年。展览现场:"书与花",卓纳画廊,纽约(2020年10月29日至12月19日)。图片提供:卓纳画廊。...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 上海艺术博览会周 亮点展览 Ocula Feature 2020年11月 上海艺术博览会周 亮点展览 By 刘品毓, 上海

看看2020年11月上海各个艺术机构的展览,丝毫察觉不到这座城市也曾经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尽管从国外入境上海依旧需要隔离,但随着第二届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展期:2020年10月15日至11月15日)拉开帷幕,与"西岸智塔AI Tower"交相辉映的"西岸艺岛 Art Tower"正式对外开放,位于上海陆家嘴中心L+MALL3楼,由"垂直城市"项目为名的博埃里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的美术馆APS MUSEUM开幕以及目不暇给的艺术展览活动,如在龙美术馆西岸馆中举办的刘韡最新个展"散场/OVER"(展期:2020年11月11日至2021年1月17日)都进一步奠定夯实上海作为中国艺术首都的地位与实力。...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陶亚伦的幽灵复茧:虚拟真实的增生与织覆运动 Ocula Feature 陶亚伦的幽灵复茧:虚拟真实的增生与织覆运动 By 王叡栩, 台北

早在1932年,英国作家阿道斯・赫胥黎推出的小说《美丽新世界》中便首先提出虚拟实境的原型投射,"头戴式设备可以为观众提供图像、气味、声音等一系列的感官体验,以便让观众能够更加沉浸在电影的世界中。"某种程度 赛博朋克运动之父威廉・吉布森(William Ford Gibson)于其著作《神经漫游者》(Neuromancer,1984)中提到"未来已经在这里,只是尚未普及。"的说法似乎回应了此种想像的可能性。...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被打断的饭局 Ocula Feature 被打断的饭局 By 李素超, 上海

2020年10月9日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公布的2020年诺贝尔奖项名单中,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因"致力于消除饥饿,为改善受冲突影响地区的和平条件做出贡献,并在阻止将饥饿作为战争和冲突武器的努力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获诺贝尔和平奖[1]。世界粮食计划署是世界上最大的解决饥饿问题和促进粮食安全的人道主义组织,2019年,它向88个国家的近1亿人提供了援助。粮食作为人类生存的最基本条件,其关乎的不仅仅是食物本身,更是由此延伸出的权力关系、经济体制、社会结构和文化属性。在这样的语境下,昊美术馆举办的群展"被打断的饭局"(展期:2020年8月8日至10月31日)——由食物引发的展览——其构想看来恰逢其时。...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傅丹:残余的优雅,暴力的痕迹 Ocula 观点 傅丹:残余的优雅,暴力的痕迹 By 刘品毓, 伦敦

Chicxulub,一座墨西哥小镇。在这个小镇下是一个地表不可见的陨石坑,Chicxulub Crater。根据地质学家的研究,这个平均直径180公里的陨石坑,是在66亿年前形成,由被认为造成当时地表75%的生物死亡、导致恐龙灭绝的陨石所成。当时这颗直径10公里的陨石,以每小时7万公里的速度撞击地面,其撞击的力量相当于100亿颗原子弹同时爆炸。这样的陨石,所造成的坑洞,如今一半在海里,一半被树林覆盖。 艺术家傅丹(Danh...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接近”之后的“绕梁” Ocula 观点 “接近”之后的“绕梁” By 刘品毓, 高雄

由南到北,两座一私一公的台湾艺术机构里收纳了赖志盛时空,使人如若搭乘高铁,可以在短短地四小时内尽皆体验。甫自金马宾馆当代美术馆开幕的赖志盛个展"绕梁"(展期:2020年10月16日至2021年5月23日),不同于在台北市立美术馆里,以大型装置作品来完成一种眺望、游走行动的展览"接近"(展期:2020年6月25至至2021年6月6日),在此展出的6件因地创作的新作与9件艺术家的旧作。在此“绕梁”如同后记般的存在,以新旧作品分别在两个展厅里展出的方式,完成说明、解释个人作品演变的功能之余,也将不同"时间感"的作品杂糅在一起。...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记忆的备份,无物不可 Ocula 观点 记忆的备份,无物不可 By 耶苏, 北京

杨茂源,《时髦的女人》,2018。展览现场:"记忆的备份",HdM画廊,北京(2020年9月5日至10月10日)。图片提供:HdM画廊。 杨茂源在HDM画廊的展览"记忆的备份"就像一次发生在博物馆中的探秘。两张一组的图像作品《时髦的女人》(2018)放置在展厅尽头墙面的拐角处,各占一侧白墙。黑白照片里穿着花边衣领的那位女士,一定无法预料到自己的脸庞会被艺术家先用白色水性颜料覆盖,再以类似衣领花纹的笔触勾涂,一张用了红色,一张黑色。...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物质”、“⾮物质 / 再物质”之后再思“物质” Ocula Feature “⾮物质”、“⾮物质 / 再物质”之后再思“物质” By 龙星如, 北京

位于得克萨斯州的纺锤顶油田,见证了美国中部石油勘探的变迁。约翰·杰勒德(John Gerrard)放置在公共空间的大型无边框LED屏幕,像植入当下的一种异质窗景,画面中的旗杆正在"飘扬"着滚滚数字浓烟,这面超真实图像背后指涉的却是作为资源和"能量"隐喻的石油经济的狂热与荒芜。这件名为《西部旗帜(纺锤顶油田,得州)》(2017)的作品被投影在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以下简称UCCA)新近开幕的"⾮物质 / 再物质:计算机艺术简史"(展期:2020年9月26日至2021年1月17日,以下简称"⾮物质 /...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因卡·修尼巴尔CBE的“极端混杂” Ocula 观点 因卡·修尼巴尔CBE的“极端混杂” By 刘品毓, 北京

这不是第一次在庙的结构里展开的展览 [1],但,却是第一次策展人有意识地使用这么样的建筑与语境为展览作品赋能。有意思的是,庙已经佛去楼空,进来的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精神领袖与其作品,在木木艺术社里的"因卡·修尼巴尔CBE:极端混杂"(展期:2020年8月25日至9月22日)要引起人思考的是不仅仅只是"混杂"(Hybridity)。 因卡·修尼巴尔CBE,《奥吉莉亚与奥杰塔》,2005。高清彩色有声录像,14分28秒。静帧截屏。图片提供:艺术家、Stephen Friedman Gallery,伦敦和科恩画廊,纽约。...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从俄耳甫斯主义到图像过载 Ocula 观点 从俄耳甫斯主义到图像过载 By 钟山雨, 北京

14天,一个精准的数字。迄今的漫长数月里,政策制定者用这个恒久不变的尺度,如同刻舟求剑一般,去对抗发展轨迹早已脱离这个尺度的病毒。 在胡介鸣的时间字典里,14天不短不长,恰当地为独自生活和创作提供了审视的余裕。在其之前诸如《一分钟的一百年》(2010)的大型影像装置项目里,艺术经典图像的光亮变化和声音采样交织,数字技术将大量信息碎片模糊地压缩在一个短暂的时间和载体上;另一些作品,如"几十天和几十年"系列(2007-2010)中,技术则被用于篡改物质本身的寿命和损耗轨迹。然而在这名"外地进京人员"自愿囿于外交公寓的两周内,他拥有的素材和技术手段是如此有限,于是艺术家重新审视过往的创作经验。...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享受而不是使用 Ocula 观点 享受而不是使用 By 刘品毓, 北京

停留在《玩猫》(2019),展览戛然而止。夹在葛宇路个展与王鲁岩个展之间的宋拓个展,像似在两个严肃正片之间的广告,展出作品幽默、轻松,从画面的母题来看没有什么份量,甚至也没有什么深意,似乎完全符合互联网时代给人的印象——短、平、快。 宋拓,《玩猫》,2019。啫喱笔作于纸上,15×21cm。图片提供:北京公社。...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莫名其妙的快乐 Ocula 观点 莫名其妙的快乐 By 刘品毓, 杭州

2020年七八月的杭州,像是被林科包办了。他在两间性质迥异的艺术机构里分别展出近作——"维度的边界:林科"(展期:2020年7月9日至8月9日)和"悬浮诗集:林科 × RIVERSIDE"(展期:2020年8月22日至10月22日)。不同于在官方机构浙江美术馆里的个展"维度的边界",在Riverside里的这本"悬浮诗集",体现了艺术家明显的私人性和趣味感。...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户尔空间创始人 花笑婵 Ocula 对谈  |  Sponsored Content | Hua International 户尔空间创始人 花笑婵 By 刘品毓, 北京

户尔,Hua的音译,指称花笑婵。2017年,她与先生Klaus Dierkes在柏林日报印刷厂艺术区成立户尔空间(Hua International),同年,户尔空间分支在北京草场地成立,2020年,户尔空间迁移入驻798艺术区,正式重启画廊本土艺术实践与国际交流的全新篇章,也为这个北京艺术核心区域带来了柏林气息。 此次户尔北京空间的开幕展"感触触感"(展期:2020年8月29日至10月25日),挑选除了1944年出生的德国艺术先锋瑞贝卡·霍恩(Rebecca Horn)之外,还呈现陈丹笛子、范尼·吉奎尔(Fanny Gicquel)、童昆鸟、张移北、钟笛鸣(Stella...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我们怎么开始 Ocula Feature 我们怎么开始 By 刘品毓, 北京

"终端> How Do We Begin?",是位于崔各庄乡国际艺术金融示范区的X美术馆开馆展兼第一届"X美术馆三年展"的标题,前缀用了个"终端 > ",意味着展览以一种计算机语言开始对话,而对话的两者彼此所身处的运行系统并不相同。...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表哥张书笺的几张近作 Ocula 观点 表哥张书笺的几张近作 By 杨紫, 北京

张书笺的近作[1]多是面部描画,却不见一张完整的脸。鼻子周围的皮肤(《通道》,2020;《通道2》,2020)被收纳进相框大小的画面,嘴巴眼睛都剔除。抑或,一只脖子,青筋暴露,上接咬牙切齿的牙齿,下接隐去不见的锁骨(《抬头》,2020)。人们走近,琢磨这些纤毫毕现的肖像:辨别不出谁是谁,又好像总是在哪儿邂逅过。一股熟悉的陌生感。 张书笺,《通道》,2020。木板油画,12×18cm。图片提供:CLC Gallery Venture。...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断裂的文本,需要脑补的碎片 Ocula Feature 断裂的文本,需要脑补的碎片 By 刘品毓, 深圳

如果观看一期展览,如同一场观念上的旅行,那么展览的标题,就像是孑然一身上路时,突然获得的"锦囊"。这次在坪山美术馆举办的展览,由历史学者鲁明军策划,选择10位年龄上至63岁下至33岁的艺术家,32件作品组成"醒世预言"[1]般的群展"缪斯、愚公和指南针"(展期:2020年6月20日至8月30日)。 2020年初,现任巴布新几内亚(简称巴新)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长贾斯廷·特卡琴科(Justin...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具身之镜”里的中国录像艺术 Ocula Feature “具身之镜”里的中国录像艺术 By 刘品毓, 北京

这是一个没有新作的中国录像艺术群展,由策展人/研究者杨北辰策划,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出品。作为"试图探讨在中国当代艺术历史中,录像艺术与表演展开的密集交流"[1]的展览,"具身之镜:中国录像艺术中的行为与表演"(展期:2020年5月22日至8月30日)选择24位中国当代艺术家24件作品,排布在位于北京798艺术区一处2层楼的长形空间中。...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女性空间的女性 Ocula Feature 女性空间的女性 By 刘品毓, 广州

一尊属于"Hi-Ne-Ni"系列作品的水墨装置《Hi-Ne-Ni XI》(2019),挂置在展览"女性房间"(展期:2020年7月8日至7月29日)入口处的展墙上,两旁是此次两位男性展览策展人与艺术总监的名字。这件曾是女装店会使用的女模特儿驱干部位的雕塑上覆着一幅彩墨线描的麻纸水墨图像:一位穿着红蓝色衣袍,上半身赤裸,披发的女性,拿着一个被咬了一口的石榴,站在一棵树枝末梢叶如花,花如叶的树杈上。 那默然的表情与身体的姿态,让人想到西方艺术史当中类似的图像,如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被掩盖的真相 Ocula 观点 被掩盖的真相 By 刘品毓, 台北&北京

每一个时代都会抛出问题来,等着艺术家接招,或者说,艺术家们总会去找出/回应这些问题,不管自觉或者不自觉。一种个人与时代现象的较量,就像勇者屠龙一般引人继续看下去。 2020年,自小移居伦敦现居北京的王加加,前后在北京Spurs画廊与台北TAO Art两地有了个展,前者"王加加:锃光瓦亮"(展期:2020年5月22日至6月21日)集中展示其14件最新创作作品—每张画都有"眼睛"所组成的绘画,后者"FOMO: Fear of Missing Out"(展期:2020年6月13日至9月5日)展示其新/近作系列作品,其中也包含“眼睛”的绘画以及雕塑《pizza...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No results found.

WeChat

Scan the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cula's official account.

Scan to follow Ocula on WeCha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