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Magazine

Ocula 汇聚全球顶尖画廊的最佳展览,《Ocula杂志》涵盖塑造艺术的人物,思想与事件。 您可以在此处阅读有关Ocula的更多信息。《Ocula杂志》以崭新的视角与我们在亚太地区的紧密联系而著称。 “Ocula 对谈”提供了对顶尖艺术家,策展人和收藏家的采访。 “Ocula 报告”是对当前的展览和艺术活动进行了深入的批判性思考。 “Ocula 观点”是一些简短的文章,重点关注著名的艺术展览和最新的艺术新闻。 《Ocula杂志》为中英双语,中文内容出现在本网站,我们的官方微信帐户(Ocula艺术之眼)和微博上。

搜索中文内容

莫名其妙的快乐 Ocula 观点 莫名其妙的快乐 By 刘品毓, 杭州

2020年七八月的杭州,像是被林科包办了。他在两间性质迥异的艺术机构里分别展出近作——"维度的边界:林科"(展期:2020年7月9日至8月9日)和"悬浮诗集:林科 × RIVERSIDE"(展期:2020年8月22日至10月22日)。不同于在官方机构浙江美术馆里的个展"维度的边界",在Riverside里的这本"悬浮诗集",体现了艺术家明显的私人性和趣味感。...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户尔空间创始人 花笑婵 Ocula 对谈 户尔空间创始人 花笑婵 By 刘品毓, 北京

户尔,Hua的音译,指称花笑婵。2017年,她与先生Klaus Dierkes在柏林日报印刷厂艺术区成立户尔空间(Hua International),同年,户尔空间分支在北京草场地成立,2020年,户尔空间迁移入驻798艺术区,正式重启画廊本土艺术实践与国际交流的全新篇章,也为这个北京艺术核心区域带来了柏林气息。 此次户尔北京空间的开幕展"感触触感"(展期:2020年8月29日至10月25日),挑选除了1944年出生的德国艺术先锋瑞贝卡·霍恩(Rebecca Horn)之外,还呈现陈丹笛子、范尼·吉奎尔(Fanny Gicquel)、童昆鸟、张移北、钟笛鸣(Stella...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我们怎么开始 Ocula 报告 我们怎么开始 By 刘品毓, 北京

"终端> How Do We Begin?",是位于崔各庄乡国际艺术金融示范区的X美术馆开馆展兼第一届"X美术馆三年展"的标题,前缀用了个"终端 > ",意味着展览以一种计算机语言开始对话,而对话的两者彼此所身处的运行系统并不相同。...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表哥张书笺的几张近作 Ocula 观点 表哥张书笺的几张近作 By 杨紫, 北京

张书笺的近作[1]多是面部描画,却不见一张完整的脸。鼻子周围的皮肤(《通道》,2020;《通道2》,2020)被收纳进相框大小的画面,嘴巴眼睛都剔除。抑或,一只脖子,青筋暴露,上接咬牙切齿的牙齿,下接隐去不见的锁骨(《抬头》,2020)。人们走近,琢磨这些纤毫毕现的肖像:辨别不出谁是谁,又好像总是在哪儿邂逅过。一股熟悉的陌生感。 张书笺,《通道》,2020。木板油画,12×18cm。图片提供:CLC Gallery Venture。...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断裂的文本,需要脑补的碎片 Ocula 报告 断裂的文本,需要脑补的碎片 By 刘品毓, 深圳

如果观看一期展览,如同一场观念上的旅行,那么展览的标题,就像是孑然一身上路时,突然获得的"锦囊"。这次在坪山美术馆举办的展览,由历史学者鲁明军策划,选择10位年龄上至63岁下至33岁的艺术家,32件作品组成"醒世预言"[1]般的群展"缪斯、愚公和指南针"(展期:2020年6月20日至8月30日)。 2020年初,现任巴布新几内亚(简称巴新)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长贾斯廷·特卡琴科(Justin...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具身之镜”里的中国录像艺术 Ocula 报告 “具身之镜”里的中国录像艺术 By 刘品毓, 北京

这是一个没有新作的中国录像艺术群展,由策展人/研究者杨北辰策划,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出品。作为"试图探讨在中国当代艺术历史中,录像艺术与表演展开的密集交流"[1]的展览,"具身之镜:中国录像艺术中的行为与表演"(展期:2020年5月22日至8月30日)选择24位中国当代艺术家24件作品,排布在位于北京798艺术区一处2层楼的长形空间中。...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女性空间的女性 Ocula 报告 女性空间的女性 By 刘品毓, 广州

一尊属于"Hi-Ne-Ni"系列作品的水墨装置《Hi-Ne-Ni XI》(2019),挂置在展览"女性房间"(展期:2020年7月8日至7月29日)入口处的展墙上,两旁是此次两位男性展览策展人与艺术总监的名字。这件曾是女装店会使用的女模特儿驱干部位的雕塑上覆着一幅彩墨线描的麻纸水墨图像:一位穿着红蓝色衣袍,上半身赤裸,披发的女性,拿着一个被咬了一口的石榴,站在一棵树枝末梢叶如花,花如叶的树杈上。 那默然的表情与身体的姿态,让人想到西方艺术史当中类似的图像,如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被掩盖的真相 Ocula 观点 被掩盖的真相 By 刘品毓, 台北&北京

每一个时代都会抛出问题来,等着艺术家接招,或者说,艺术家们总会去找出/回应这些问题,不管自觉或者不自觉。一种个人与时代现象的较量,就像勇者屠龙一般引人继续看下去。 2020年,自小移居伦敦现居北京的王加加,前后在北京Spurs画廊与台北TAO Art两地有了个展,前者"王加加:锃光瓦亮"(展期:2020年5月22日至6月21日)集中展示其14件最新创作作品—每张画都有"眼睛"所组成的绘画,后者"FOMO: Fear of Missing Out"(展期:2020年6月13日至9月5日)展示其新/近作系列作品,其中也包含“眼睛”的绘画以及雕塑《pizza...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那么自由的城市,所有的人还是很听话的” Ocula 观点 “那么自由的城市,所有的人还是很听话的” By 刘品毓, 纽约

刘小东抽着白色万宝路,走在纽约市的街上,对当时正在肆虐的Covid-19的影响力做出评价,"那么自由的城市,所有的人还是很听话的,你难以想象他们都回到自己的家庭,大街上都没有人"[1]。2020年1月28日艺术家从北京飞往美国德州Eagle Pass镇履行他与当地警长Tom的画画约定,随后就滞留美国直至今日。在这段没能回到祖国的期间,他用便于携带的多用途素描本绘制了一系列他在纽约所见的景象。...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你可以看到人的膝盖 Ocula 观点 你可以看到人的膝盖 By 刘品毓, 台北

灰是赖志盛的颜色。刚刚台北市立美术馆迎来了展期将近一年的展览"接近"(展期:2020年6月25日至2021年6月6日),此为艺术家赖志盛在美术馆3楼依据场地所创作的空间装置。 起始高度36厘米,如同两个梯级那么高,类似模特儿走秀的伸展台,各种灰度的长形展台在这个"回"字形的空间中延伸,伴随着高高低低的梯级,忽而狭窄到只有70厘米的廊道,忽而开阔,忽而下沉的台子,使得行走在北美馆三层"艺想回廊"的身体经验,变得十分特别—人甚至可以伸手触及美术馆的"天花板"。...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续章,续章? Ocula 报告 续章,续章? By 刘品毓, 香港

就在由香港画廊协会(HKAGA)主办的"Unscheduled"艺博会(展期:2020年6月17日至27日)顺利在大馆举办之际,回春的香港当代艺术世界,摆脱2020年3月各种计划发生却没有发生的艺术活动所造成的颓势。同期存在的各个展览活动,如"借由创作回应香港历史及生活集体回忆"[1]的展览"续章"(展期:2020年5月8日至9月27日)和"只能位于香港且展出亚洲现当代艺术个展的画廊"才能参展,"介于艺博会和策展型展览之间"[2]的"Unscheduled",一同造就了2020年上半年香港当代艺术世界的荣景。...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只有“犬儒”才能讨论 Ocula 报告 只有“犬儒”才能讨论 By 刘品毓, 台北

位于台北大安区占地7万平方米的前空军总司令部,如今成为一个文化实验场。全名为空总台湾当代文化实验场(Taiwan Contemporary Culture Lab,以下简称"C-LAB"),成立于2018年,由台湾生活美学艺术基金会管理。现在正进行的展览"姚瑞中:犬儒共和国"(展期:2020年5月1日至7月5日),以一个虚构的国家,"犬儒共和国",来讨论平日高敏感度的议题。在此之前,C-L举办过的展览,如"城市震荡"(展期:2019年10月5日至12月8日)、"再基地:当实验成为态度"(展期:2018年11月10日至2019年1月27日)等大型类似双年展规模的群展。...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可贵的自由联接 Ocula 报告 可贵的自由联接 By 刘品毓, 上海

有别于北京美术馆/非营利机构一连串正在进行、论文式的群展,如"紧急中的沉思"(展期:2020年5月21日至8月30日)、"具身之镜—中国录像艺术中的行为与表演"(展期:2020年5月22日至8月30日)、"自然观:十七年时期的艺术与水利工程"(展期:2020年5月28日至6月28日)、"忍不住转身"(展期:2020年6月6日至10月8日),上海美术馆/非营利机构大多是以外国艺术家个展或收藏展为主,如"亚历克斯·卡茨"(展期:2020年5月29日至8月9日)、"随物生心:汤米·格伦德和佩特里·尼苏南"(展期:2020年5月31日至10月11日)、"行为...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紧急中的沉思 Ocula 报告 紧急中的沉思 By 刘品毓, 北京

当事情不在控制之中时,人会焦虑,而这种模糊、不舒服的情绪并不容易辨别。在这样全世界为新冠病毒疫情焦虑的时刻中,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6位80后90后策展人引用了弗兰克·奥哈拉的处理方式—在紧急时刻中,面对焦虑,用创作达到沉思之效。 这个与知名诗集同名的群展"紧急中的沉思"(展期:2020年5月21日至8月30日)并未着眼于艺术能安慰人心,缓解焦虑的功能,而是以5个章节来统领关于人类进入"紧急"状态的各个议题,引导观者获得一种科普式、较为全面性的智性沉思。 邱岸雄,《新山海经 III》,2013-2017。动画电影,30分。静帧截屏。图片提供:艺术家与SPURS Gallery。...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旷野”之中的省察 Ocula 观点 “旷野”之中的省察 By 刘品毓, 台北

在西方的传统中,"旷野"被视为一个试炼之地。人,或者一群人,进入了无人烟、食物极度短缺的地方接受考验,也许停留40天也许40年,总之,在旷野,人被各种以幻觉为形式而生发的欲望考验着。举凡最为通俗的欲望不免是—对食物的渴望,对物质、金钱的渴望以及对统治、权力的渴望,这些欲望以幻觉围困这个人,而一个自由的人,是通过如此的试炼还不被其控制,才能"走出"旷野。...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CLEAN,当展览成为一种仪式 Ocula 观点 CLEAN,当展览成为一种仪式 By 刘品毓, 北京

展览就像一场仪式。展品像是祭物,策展人像是祭司。通过献祭,也就是以作品陈列对外开放的方式,达到"CLEAN",一次画廊易主更名之后的祝祷。...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关于“恶是”:疫情期间的策展笔记 Ocula 报告 关于“恶是”:疫情期间的策展笔记 By 鲁明军, 北京

2019年11月23日,剩余空间新空间首展"街角、广场与蒙太奇"(展期:2019年11月23日至2020年2月22日)开幕。此前因为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的影响,展览一推再推,直到2019年11月底才开幕。这个时候的武汉毫无疫情的征兆,所有的社交媒体尽皆沉浸在关于香港事件的激辩中。"街角、广场与蒙太奇"这个展览即是因应这一事件策划的。原计划2019年12月初配合此次展览举办一次关于"' 冷战前卫'与1960年代"的主题放映和论坛,因为考虑到展期较长,遂推到展览闭幕时举行......在这之后,我开始忙于2020年元月份的两个小展览。...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我是谁”,一种画廊的姿态 Ocula 观点 “我是谁”,一种画廊的姿态 By 刘品毓, 北京

回答了多少次"从哪里来"、"你是谁",量过额温才得以进入位于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群展"我是谁"(展期:2020年3月14日至5月10日)。对这些问题已经麻木、无感的人来说,进入展场看到自己的模样呈现在杰普·海因(Jeppe Hein)使用霓虹灯管的100厘米正方形双面镜作品《我是谁 为什么是我 我要去哪里》(2017)中时,这些问题才稍微回到我们熟知的存在主义式的发问语境之中。 这个由柏林国王画廊(König...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与Ocula合作启动数字平台 Ocula News 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与Ocula合作启动数字平台 23 April 2020

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宣布与全球艺术平台Ocula合作,推出一项全新的数字服务。 "Taipei Connections"专为参加2020年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的99家画廊提供精选艺术品的线上呈现。线上博览会将在5月2日至5日举办,贵宾预览从4月30日开始。 "我们与Ocula合作呈现的全新线上平台旨在帮助画廊在博览会举办的当周之外,继续与台湾藏家群保持联系或是重新建立联系。"台北当代联合总监岳鸿飞(Robin Peckham)表示,"虽然我们很清楚面对面的交流是无法取代的,但还是以此为契机,重新思考我们如何能全年在画廊和藏家之间搭建起一座桥梁,度过艰难的日子。"...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aaajiao Ocula 对谈 aaajiao By 龙星如, 上海&柏林

aaajiao(徐文恺)位于上海的工作室有一个S形门把手,在屋内有光时,把手和影子会形成一个∞符号,这让人想到1985年在蓬皮杜艺术中心的群展"非物质"(Les Immateriaux,展期:1985年3月28日至7月15日)展中曾经出现的一个怪异的"半实体半虚拟"的抄写员。用aaajiao的话来说:"今天,我们几乎找不到一个纯粹存在于物理或虚拟世界的对象"。事实上,aaajiao近年来的工作,似乎都与这种物理与虚拟共生与包裹下浮现的完形有关。 aaajiao,《邮件迷航》,2016。展览现场:"带我走(我是你的)"(由Hans Ulrich Obrist、Roberta...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赵赵 Ocula 对谈 赵赵 By 刘品毓, 北京&台北

2020年1月28日,正值新冠病毒在武汉爆发之时,赵赵将一幅37×25厘米的油画作品《蝠到了》(2020)以无底价无手续费的方式,在晚上9点上拍其微信朋友圈,120分钟过后,11点结束拍卖,此作以人民币20万的价格被律师刘钢购藏,随后,赵赵将此款捐给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抗击疫情",并在随后的日子里,以不同的方式不断地询问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要求出具相关的收款证明以及明示捐款去向。 赵赵,《蝠到了》,2020。布面油画,37×25cm。图片提供:艺术家。...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刘月:片刻而永恒的“极限”时空 Ocula 对谈 刘月:片刻而永恒的“极限”时空 By 王子云, 上海

依然可以回溯观看刘月作品《鸮》(2018)时的感受。在同名展览现场(展期:2018年1月20日至3月11日)相对黑暗的空间中,无数镜面将眼睛所触及的焦点打乱,看似混乱狼藉到处散落的镜子反射出相互映照的光斑。由于材质、光线和路径的不同,光在这里形成一种交叠的混响。鸮即猫头鹰,一种昼伏夜出的动物。黑格尔所谓"密涅瓦的猫头鹰在黄昏中起飞",当夜幕降临哲学的沉思和理性悄然登场。同样,这件作品即便是由各种随机的物件拼接而成,但秩序和规律依旧隐含在空间实体中。这是艺术家大多数现场装置作品给人的深刻印象。...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以逃逸作为在场:阿彼察邦“狂中之静”的意识机制与边界破口 Ocula 报告 以逃逸作为在场:阿彼察邦“狂中之静”的意识机制与边界破口 By 王叡栩, 台北

梳理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的创作脉络过程,会察觉阿彼察邦并非使用线性与直面的方式,而是以逃"离"作为一种逃"往", 透过"反向的逃逸状态"来指涉对象物的存在/缺席,以"逃逸"作为"在场",以"缺席"作为"存在"。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鬼魂青年》,2009。展览现场:"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狂中之静",台北市立美术馆,台北(2019年11月30日至2020年3月15日)。图片提供:艺术家与台北市立美术馆。...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杨心广 Ocula 对谈 杨心广 By 王子云, 北京

从展览名称 "坏土"(展期:2018年8月29日至10月20日), "土壤之上"(展期:2019年11月28日至2020年2月5日),就可以大致看出杨心广近几年艺术创作之间内在的连续性。正如他本人所言:"延续2018年'坏土'的个展,2019年做了'土壤之上',一个是坏坏的土壤,一个是美到有毒的枯枝败叶,人与自然之间的恩恩怨怨就像恋人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人们一厢情愿地在自然面前扮演着痴男怨女的角色......"同以往假借物质材料表达观念的作品一样,土壤在这里不只是物理属性上的,更包含文化、情感与自然的指向。 展览现场:"坏土",北京公社,北京(2018年8月29日至10月20日)。图片提供:北京公社。...

Fade out copy.
阅读全文
No results found.

WeChat

Scan the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cula's official account.

Scan to follow Ocula on WeCha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