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如若住在南京城南的铁心桥,沿着门前秦淮新河堤岸向右一直走,不到七八里就会步入一块让人恍惚的郊区飞地。带着不情愿褪去的上世纪后半程以来集体化人造城区的热腾劲,这里的工业和生活自成一个生态圈,工厂、医院、电影院、学校、食堂一应俱全,这就是"南京的小上海"—曾经属于上海宝钢人后院的梅山。在2008年最终划归南京之前,这里从派出所到教育系统都是上海市的。这似乎远远超出了《首都计划》(1927)—一部民国时期策划实施并搁置的南京城建规划[1]。

展览现场:"未完成",四方当代美术馆,南京(2019年12月21日至2020年5月17日)。图片提供:四方当代美术馆。

从梅山外围的秦淮新河入江口,上绕城的沪蓉高速,过长江三桥,再往西北长江大桥方向右拐进入老山林区,进入颇为现代的四方当代建筑园区,当代美术馆突兀出来,回悬在山林上空。这里近期开幕的展览"未完成"(展期:2019年12月21日至2020年5月17日)就是缘于《首都计划》。不能确定展览中石青的地标性委任作品《隔离的高地「上海—南京两种地质之间的流动地理」》(2019,以下简称《隔离》)注意到了梅山这一平行现实的案例,也可能,宁沪之间一个小时的高铁连接已经让古典的流动地理模型短路了,且不说今天我们已经开始牵挂数字和智慧城市的政治地理学了。

石青,《隔离的高地「上海—南京两种地质之间的流动地理」》,2019。局部。展览现场:"未完成",四方当代美术馆,南京(2019年12月21日至2020年5月17日)。图片提供:四方当代美术馆。

回到"未完成"的现场古典物理展示空间地理。美术馆二层主展厅的天光倾泻而下,在高不及膝的一条条平行木铁框架上,装置着《隔离》搜集的各色关于南京城建和空间政治的计划、记录和理论。装置行距很窄,仅够促膝横行,或许想到要扫一眼这些档案的观众,犹豫着是否要打退堂鼓。

追溯展览策划的源头,在本展策展人刘林的系列本地项目"地形学"的头二回展览"麒麟铺"(展期:2015年6月8日至7月8日)、"山中美术馆"(展期:2016年6月5日至10月5日)期间,他就邀请了石青从上海来南京,大家在城南夫子庙附近的桃叶渡开聊当前的展览,作为"地形学"的第三回展览的名字就叫"首都计划"。当时计划在南京全城多点开工,持续各种在地小项目和活动,慢慢构图展开一个较大的展事运动。这个展览计划一直藕断丝连下来,包括四方当代美术馆在内,全城各种大小艺术计划和活动都在酝酿,局部展开,公开和暗中持续谋划。

展览现场:"未完成",四方当代美术馆,南京(2019年12月21日至2020年5月17日)。图片提供:四方当代美术馆。

从主展大厅往地下幽暗的展厅拾阶而下时需要稍稍小心,同一系列从《首都计划》出发的建筑和城市景观变迁文献并置,一系列倪有鱼作品的装置看起来比较容易被观众不小心碰倒。老练地混杂着智识、热情和冷酷,这是一些看起来非常精致完善的微型建筑,或者制品样子的雕塑/装置。就像艺术家自己所说的,"把它们固有的基因链中的某一个环节拨乱一点"。这是艺术家的现实材料的乐高,而展场中作品、收藏、档案和展示,包括委任作品等等,也像是"未完成"的乐高材料。未能厘清的是,是世界就是乐高,还是乐高就是世界?或者,是展览是世界,还是世界是展览?

恰逢其时,浑然不觉中,旁人猛地惊奇于空间中隐隐绰绰的三民主义旋律。除了邱岸雄的影像作品《民国风景》(2006)中的背景旋律声音,和它背靠背共用一面墙壁投影的《电影速写》(2019)不断召唤出来另一个幽灵,则是南京日占时期汪伪"维新政府"的一把手。魔幻现实的人设和故事,策展人和他的朋友们友情主演,作为策展同期的"速写"文学,这部委任作品似乎也是"未完成"会后续不断回头召唤出来使人心有戚戚的幽灵—文学尚未完成,朋友尚需努力。

邱岸雄,《民国风景》,2006。黑白影像,12分27秒。静帧截屏。图片提供:艺术家。

至少展览一直在努力,老哈姆雷特的幽灵为何要不甘心地一次次现身徘徊,因为尚未得到盖棺论定的确定名份?自策展有史以来,除了展览有灵,展览自身已经确定无疑地可以是一切,展览自己就是新媒体艺术、计划和方案,展览自己就是艺术、作品和收藏,展览自己就是理论、实践和介入,展览自己就是生活和存在。资本早就有灵,展览也想要有灵,展览也心有不甘,尤其不甘心屈尊于当代艺术本尊,展览的幽灵徘徊在当代。

徘徊的观众也很可能会忽略展览地形中的另一件地标性作品。你得在步入场馆检入口前先向左,略过琳琅满目的衍生品商店,包括夹在在其中的福泰基的《拱廊机器说明书》(2019),挤过熙熙攘攘的咖啡厅,沿着微暗的通向沉降层馆办公室的通道,一直走到尽头的一小间四四方方的隔断。

李巨川,《南京环城大道》,2019。2小时22分17秒。展览现场:"未完成",四方当代美术馆,南京(2019年12月21日至2020年5月17日)。图片提供:四方当代美术馆。

李巨川的《南京环城大道工作坊》(2019)似乎是所有作品中最要完成的。作品直接接续《首都计划》中的一个规划方案:把南京明城墙遗迹续建成一条环城高架大道?回顾艺术家激烈的《每个人的东湖》艺术计划[2],要是我们继续捣鼓这个好比是 "每个人的南京"的计划,将会没完没了。

计划们总是在发展和相互纠结,不愿就此完结和退场。实际上,除了《首都计划》,像基因链一样,"未完成"还有一个想要重新编辑的"未完成"的计划:始于1934年并横跨8年抗战的,旨在"教养和抚慰"国人身心的《新生活运动》,包括后续的,始于1966年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在空中回旋展厅的动线死角,运动第一推手以身作则的训导文本,被坚持装置在一个功能性私空间,作为展览这具身体的隐私地标之一;作为历史肉身们行知的残留,美术馆收藏的上述时期丰富信札手稿,则物化为艺术展览中的文献作品部分。也有反向的转化。徐悲鸿描绘自己在陪都重庆寄居之处的《光第·风景》(1939年),这件艺术作品在展览中似乎成了一个私人版本的、重新投胎的未完成的山中建筑方案。一波三折,最终,在可以南瞰整个园区建筑作品的美术馆空中观景平台处,展览动线戛然而止,收尾的是张永和的《寻找马列维奇》(2017)。

张永和,《寻找马列维奇》,2017。互动视角。展览现场:"未完成",四方当代美术馆,南京(2019年12月21日至2020年5月17日)。图片提供:四方当代美术馆。

出美术馆向东南,从长江隧道依次贯穿城南河、扬子江、江心洲、夹江,穿过长达11公里的滨江西岸公园,一出隧道,即便在漫天的冬日雨雾中,也能远远瞥见矗立在江东路口的亚洲第一体量的购物中心—河西金鹰世界,隐约峥嵘的建筑三体,从空中黑压压地落下。记得某次BBC的访谈,该大厦建筑设计师Frederic Rolland爆料,他当年差一点为川普在芝加哥设计建成世界第一摩天大楼,没料到随后没几天的911让他功亏一篑。此时此刻,文学般地,这座被他终于搞定的全球最高三塔连体的建筑中,一家超级旗舰空中美术馆正在策划抢建中。

其实,我们不需要期冀一个完成的计划,好多展览在徘徊,它们自有主意。—[O]

[1] 此计划明确提出要将南京一地成为全国城市之模范,并足以比拼欧美名城,所以,对建筑形式作了明确的规定:要以"中国固有之形式"。提出"本诸欧美科学之原则"、"吾国美术之优点"的原则,宏观规划鉴于欧美,微观建筑形式采用中国传统建筑。1930年至1937年随着原计划调整又制订了《首都计划的调整计划》,1947年又制订《南京市都市计划大纲》。

[2] 2010年6月,因为武汉东湖部分风景区和周边地区3167亩土地被深圳华侨城集团以43亿元获得并计划建造两座大型主题公园(欢乐谷和水乐园)、两个高档楼盘和两个高级度假酒店,于是,武汉建筑师李巨川和艺术家李郁发起"每个人的东湖"艺术计划,以艺术的方式来回应当时的社会事件,开辟一个自由开放的公众讨论空间,邀请任何人来东湖任何地点进行任何创作,通过每个人的声音表达自己对城市发展的意见。

Sign up to be notified when new articles like this one are published in Ocula Magazine.

WeChat

Scan the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cula's official account.

Scan to follow Ocula on WeChat.
;
iCal
GoogleYahooOutlook